南湖新聞網

中港集運 > 新聞 > 人才培養 > 正文

【中港集運】自行的氣魄

核心提示: “三原色自行車真是吸睛!”6月18日,食安1601班陳琪逛完校園後,忍不住在朋友圈感嘆。陳琪分享的這個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作品,是今年畢業季文化創意活動之一,凝聚着學校對畢業生無盡的祝福和期待。

噴繪後懸掛的自行車

噴繪後懸掛的自行車

高翅書記在懸掛自行車

校黨委書記高翅在懸掛自行車

噴繪完成的自行車(劉立軍 供圖)

噴繪完成的自行車

調製噴漆

調製噴漆(楊正蓮 劉立軍 供圖)

“三原色自行車真是吸睛!”6月18日,食安1601班陳琪逛完校園後,忍不住在朋友圈感嘆。

在陳琪的鏡頭下,一輛黃色自行車呈昂揚向上之態,氣勢如虹。這輛自行車的兩個車輪之間,是下一輛自行車的前輪;這輛自行車的右側偏下方向,則是另外一輛並行且同樣昂首的自行車。就這樣,一輛輛自行車交錯蜿蜒,以黃色為首,中間紅色,藍色收尾。遠看,就像一條巨龍,正騰空而起。

陳琪分享的這個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作品,是今年畢業季文化創意活動之一,凝聚着學校對畢業生無盡的祝福和期待。

獨自,前行

陳琪不會知道,六天前,這個創作項目還處於“讓人崩潰”的境地。

彼時,剛剛接手這個任務的學校團委副書記劉立軍,正嘗試手動噴繪自行車。一為看效果,二為測速度。那是星期五的下午,他和王寧老師兩個人,花4個小時完成了3輛自行車的噴繪工作,紅、黃、藍各一輛。視覺效果還可以,但是效率“不免讓人崩潰”。為了提高效率,劉立軍轉而購置了2把電動噴槍,打算再次進行試噴,同時也抓緊籌集可用自行車。

轉機出現在6月15日,星期一。當天的畢業季組委會會議,明確了項目場地、藝術造型方案、自行車的來源。在原來的設想裏,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創作,將由畢業生自願捐贈自行車,然後噴塗為三原色的一種,懸掛寫有畢業生信息的專屬車牌,再將自行車集中擺放成藝術造型。活動結束後,自行車供學弟學妹在校園內自由使用,倡議綠色出行。考慮到工程量較大,畢業生返校時間有限,再加上天氣變化多端,組委會當天決定先行搭建作品的主體架構,後續再由畢業生返校後接力完成。當天,在青年聯合會的支持下,首批由教職工捐贈的5輛自行車到位,電動噴槍試噴成功。

6月16日下午,追加購置的4把電動噴槍到位。在學校建安部支持下,西社區教職工及家屬捐贈的47輛自行車也已到位。劉立軍、王寧和臨時召集到的4名在校學生志願者,在烈日高温下花6個小時完成噴繪。第二天,劉立軍他們和學生志願者一起,在文法學院藝術設計系老師張詮、楊豔君的指導下,於西運動場圍欄處完成了首批車輛造型。

“從當時的展示效果來看,尚未達到造型要求。”劉立軍説,只好請建安部再次幫忙籌集車輛。美團企業聞訊捐贈50輛共享單車,送到大學生活動中心噴繪現場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5點了。眼看畢業生就要返校,必須儘快完成造型!早就嚐盡人手短缺之苦的劉立軍別無選擇,只好向家人求助。

6月17日傍晚,在大學生活動中心前面,劉立軍的父親、岳父,傅琴老師的父親,都成了噴繪工人。切割掉妨礙造型的無用部件,挪動自行車、調漆、噴塗、晾曬,自行車經他們的手重獲新生,並最終於6月18日下午全部完成造型。

為什麼要在時間緊張人手緊缺的特殊時期,窮盡一切辦法去完成這項看似“不可能”的創作?對此,參與了自行車噴塗、造型工作的在校學生應化1702班的劉旭有自己的理解:“學校是真的關心畢業生!”

這份心意,也被水產養殖1605班畢晨感受到了,他説:“我感受到了母校對於所有畢業生最真摯的祝福。”在他看來,取“自行”之名,意在送別畢業生的同時,提醒大家“未來的路更需要靠自己的努力”;而自行車一輛一輛堆疊則讓他讀懂了母校的希冀,要在今後的學習生活中勇於挑戰、節節攀升。

自己,能行

對於陳琪而言,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給她最直觀的感受則是視覺衝擊,她説:“紅黃藍的色彩搭配很經典,視覺上看起來很享受!”在她看來,紅黃藍三原色可以調配出其他一切色彩,“就像是我們未來都可以有各種可能性。”

“我個人也把這理解成學校對每一個學生的期待。”陳琪表示:“母校就是我們的根基,從這裏出去,每一個同學的未來都有無限種可能。”

陳琪他們從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作品中汲取的精神養分,讓負責項目落地實施的劉立軍倍感欣慰。他説:“當身穿學位服的畢業生在作品前留影的瞬間,我深深地感到,連日來的艱辛是那樣的值得。”

事實上,作品本身的創作過程,要比作品最終呈現出來的藝術效果更有感染力。短短几天,劉立軍從接手任務時的“滿頭霧水、毫無頭緒”,到一條紅黃藍相間的數十米巨龍在手下誕生,這個過程讓同樣參與其中的王寧都感慨萬千:“每次接到新任務,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,但是經過不停嘗試,最終都按期完成了。真的是無論何時都要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能行。”

不止是王寧他們未曾料到,作品最終將以何種狀態呈現,就連負責造型設計的文法學院藝術設計系老師張詮、楊豔君、陳曦等人也不太能確定。三位老師經過反覆論證、商討、碰撞,最終於6月15日拿出了4套方案,經畢業季組委會研討確定了其中的一套方案之後,實際創作過程中又根據場地情況相應改變。

不止是整體造型方案不斷優化,就連每一輛自行車如何安放都要反覆斟酌。從第一輛自行車架設,到最終全部成型,張詮和楊豔君一直守在現場。如果那些天你恰巧從西運動場旁邊的馬路經過,你一定聽到過他們的聲音:這裏抬高一點,那裏往下一點,往左邊挪一下試試,這個踏板穿過那個縫隙看看,諸如此類。

但在楊豔君看來,比這更動人的,是全體參與其中的師生不怕烈日、大雨、蚊蟲,在條件有限的情況下共同協作,力爭把事情做到最好。學校黨委書記高翅多次到現場瞭解創作進展,並興致勃勃地拿起噴槍噴塗了一輛自行車。校團委的老師們,幾乎人人鍛鍊成了“油漆匠”。家住武漢的水產學院畢業生畢晨,在最缺人手的緊要關頭,專門回校幫忙。

楊豔君稱之為活態藝術,他覺得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是作品的一部分。“每輛車帶着過去的温度,定格此刻,邁向未來,正如我們對每位華農學子的美好期待。”他説:“期待他們的未來有無限的可能。”

策劃“自·行”裝置藝術作品的文化辦負責人表示,這個項目以校園生活中跟學生關係緊密的自行車為裝置,以紅黃藍為色彩基調,凸顯了今年畢業季主題“生命的原色”。這件作品以巨龍騰飛為基本造型,隱喻人生在曲折中的奮進,意在祝福畢業生風馳電掣,自由前行。

(本文作者系文化辦楊正蓮 審核人 彭光芒)

責任編輯:蔣朝常